他被關在這個暗無天日的地方已經好久了,原本的驚慌和恐懼已經被麻木和絕望所代替,他不想活動;實際上他自一出生開始就無法靠自己的意志活動。

 

    說來也很好笑,他有手有腳,勻稱的身材,一雙單純而深邃的黑色眼珠與一身柔軟滑嫩讓人不禁想摟抱的柔順毛皮,還有一套帥氣的黑色燕尾服和一個黑色的蝴蝶結把他的英挺和優雅完全的襯托出來,這樣的他一向是女孩子的最愛,可是他有手腳卻不能移動,有眼睛卻只有透出惹人憐愛的單純目光而無讓人看出他心情的能力,有口無言,有身材卻僅只能用來當衣架子。

 

    有時他很想哭;只是當她們發現他眼睛上的淚水,她們會把他跟一堆的乾燥劑放在一起「潮濕會生蛀蟲,他會被蛀壞的。」她們的父母這樣的教導擁有他和他的同胞的她們,而他的同胞就這樣被她們玩弄,玩膩了可能像他一樣被囚禁了起來,也可能跟其餘的垃圾一樣被丟進垃圾桶,最後等著他們的可能是被埋在深深的土堆裡或是被熊熊烈火燒掉。

 

    其實他也不是那麼悲哀,至少在他糊裡糊塗的被關進來前,他跟擁有他的她曾有過一段快樂的時光。

    還記得他出生的時候,他跟他的同胞排排坐在店家的架子上,她一見到他就緊緊摟著,即使她的父母多麼不願意她帶他回去,她依然還是固執己見,甚至不惜賴在店家內哭鬧。

等到他被她帶回家之後,她更是每天幾乎二十四小時摟著他不放,之後他伴著她度過了數十個春夏秋冬,看著她從一個天真活潑的小女孩變成了一個溫柔婉約的小姑娘;從不懂世事到多愁善感,從玩樂至上到青澀初嚐,他默默的看著她的喜怒哀樂,就像他的宿命般,他承受著她的悲哀與淚水,分享她的喜樂與笑容;即使他口不能言,他依然還是給予她無盡的支持和鼓勵。

 

    他不會忘記那天,她憔悴的回到房間,抱著許久沒抱過的他,一邊流著晶瑩剔透的淚,一邊對他那樣的訴說:「派布,我好傷心,他居然當著我的面說他愛的是我最要好的朋友而不是我,他難道不知道我深深的愛著他嗎?為了他我甚至放棄了一切啊!!如果他不愛我,那我做的這一切又是為了什麼!?你會不會覺得我很傻?你也會這樣覺得對吧,算了,我累了,你也不必陪著我了,讓我自己度過這一個漫漫的夜吧。派布,對不起。」

    狂亂而憔悴的她對他說完這話之後就把他放進這個黑色的櫃子深處,隨著門漸漸地闔上,他忽然有一種不好的預感,他唯一的一次希望自己能行動來阻止門板闔上;可是他依然只是坐在那裡眼睜睜的看著那無情的門把最後的一絲光芒給奪走………

現在,他已經不在乎一切了,她不再擁抱他,對他而言雖然會有著深深的失落感;但是這也不壞不是嗎,畢竟她也不是過去的那個小女娃了,反正自己在她的眼裡也只是個無關緊要的玩物,她還記得把他擺在乾燥的地方他就該叩謝她的大恩大德了,他是這樣子想的,彷彿這樣就可以讓自己好過一般,灰塵和髒汙彷如薄紗般一層層的輕輕覆蓋在他身上,跟他共同待在這裡的蜘蛛肆無忌憚的在他身上結網意圖捕捉那不可能闖入這裡的昆蟲,他的眼睛上有著一層濛濛的灰,就像他現在的心情一樣,沒有激動,也沒有憤慨,有的只是無盡的冷漠與絕望………

「爸爸,這裡就是娜麗姑姑以前住的房間嗎?」一個稚嫩的小女孩聲音驚醒了沉浸在回憶裡的他「是啊,妳姑姑生前最喜歡待在這個地方跟她的玩偶熊玩家家酒了;只是她居然會想不開,年紀輕輕的就為愛自殺,那隻玩偶熊在她死了之後也消失了,可能是被她帶走了吧。」

 

一個不勝懷念的低沉嗓音溫柔的回應那個小姑娘「那,那隻熊熊叫什麼名字啊?」「牠叫做派布,妳姑姑在為牠取名字的時候,為了不忘記還在牠的左腳板上縫上牠的名字呢。」

 

他在講他嗎?她那次在他腳板上做的那件事原來是替他取名字啊,難怪會這麼不舒服,可是她死了!?難怪她會對他說那些令他百思不得其解的話,這樣一來環節就全搭上了

 

「爸爸,這個櫃子好奇怪唷,可不可以打開?」小女孩站在他被關的櫃子前面這樣子問著。

 

……..好吧。我來打開。……..小琪你看!!」小女孩的爸爸猶豫了一下,為了不讓小女孩傷心,小女孩的爸爸把已經鏽蝕斑斑的櫃子門緩緩的拉開,一道溫暖而略嫌刺眼的陽光湧進他蒙上灰塵的雙眼,他還沒來的及適應,一雙稚嫩的手已經把他給抱了出來「爸爸,牠就是派布對吧!?牠好可愛啊!!小琪完全不嫌他髒污,像娜麗一樣把他緊緊的擁在懷中,讓他驚慌失措「那麼黑又那麼髒的地方,派布你一定受了很多苦吧,跟我回去吧,我會比姑姑還要更加愛惜你的。」

 

可是我怕我會再度帶給妳不幸啊,他的心裡這樣吶喊著「不用擔心,你不會帶給任何人厄運的,因為你是帶給別人好運的玩具熊啊,而且現在你有了我,我也有了你,這樣是最好的結局了。」彷彿是透析了派布他的心理,小琪在他的耳朵邊輕輕的呢喃著。

 

此後,布偶熊派布有了新主人,久違的真誠笑靨再度出現在他的臉上,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

 

 

這是我自己寫完後回頭會看到有感覺的文

 

各位小女孩們還記得自己的第一個布偶娃娃現在在哪嗎?

 

而各位小男生的第一個玩具又丟到哪去了?

 

SO 我寫了以上這篇文

 

紀念所有男生女生的第一個玩具

 

這大概是前幾年的作品

 

說有多爛就有多爛

 

不想看請自己選擇回主頁謝謝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黑影龜殼蠍 的頭像
黑影龜殼蠍

草原城門樓

黑影龜殼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